恒耀首页:谁能带领台湾走出“失去的二十年”?

未命名 · 2019-10-09

恒耀是率先用【QQ:73320】互联网思维推动终端渠道变革的服务提供商,七年磨一剑,在创新供应链和创新营销方面的成功实践赢得了产业链上下游的尊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智谷趋势(ID: zgtrend),作者:智谷君,头图来自:东方IC 今天(15日)上午,国民党公布党内初选民调结果,韩国瑜支持率44.8%,压倒性大胜,郭台铭只得27.7%。 如果不意外的话,这个曾经打过陈水扁一耳光的韩国瑜将代表国民党参加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与绿营一决高下。 你黄局长想起了前几天的一幕,早在10日的时候,民调结果已初步显示,妈祖的儿子郭台铭输给老韩,他哭着给台湾媒体说,希望韩国瑜留在高雄,“保住自己的历史定位”,4年后他愿意让位给老韩。 政治的魅力真是奥妙无穷啊。钢铁直男郭老板在自己的鸿海帝国里说一不二,俨然13世纪的蒙古征服者成吉思汗。一牵扯到领导人宝座,也能声泪俱下,拿出手帕擦眼泪。 据说,新加坡建国之父李光耀一生当中只哭过流泪三次,一次是离开爱人,一次母亲去世,第三次,就是脱离大马。 看来,这世上唯有两件东西,能牵动一个强人泪腺:女人,或者江山。 韩国瑜能在高雄这个深绿阵营,靠着一张嘴一瓶矿泉水,单枪匹马打下江山,其实也是踩中了命运的历史进程。 台海两岸的消长,民进党对现实的漠视,给了韩国瑜登陆高雄的机会。未来他能否登上历史舞台,带领台湾走出浅碟子经济困境,也许他已经找到了最关键的密码。 01 老韩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口号,叫做“让台北去弄政治,让高雄来拼经济”。所以他当上市长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当年在台北农产运销公司做事的本领,让“高雄造”走向全世界。 今年3 月下旬,韩国瑜率高雄市经贸访问团访问香港、澳门、深圳、厦门等地,不为别的,就是卖点鱼干、蔬菜和水果。 大陆若想交一个朋友,向来出手很阔绰。像总理出访欧洲,签的单子百八十亿美元起步。不过老韩这个市长,手里没有什么太高精尖的产品,所以这一趟经济之旅干回老本行,让高雄农渔水产界收获了11.5亿人民币的订单,也已着实令他笑容满面。 六天的大陆之旅,让韩国瑜见证了大陆的爆发式增长。 在深圳福田区,有关部门专门安排了一场灯光秀,43 栋高层建筑物加上无人机,演绎出深圳40年的特区历程。《两岸关系》报道说,当时的场景是流光溢彩,绚丽壮观,韩国瑜及夫人李佳芬不时发出惊叹,屡屡拿出手机录影。 不过,深圳取得的伟大成绩确实没撒好说的。这是大陆倾“全国之力”打造的样本。所以,比起深圳,厦门给老韩所造成的“心灵创伤”可能要更大一些。 1988年,韩国瑜第一次踏上厦门的土地。在此之前,厦门长期作为边防最前线,跟金门隔海炮击了二十年,别说获得上边的经济投入了,中央恨不得把工厂和人才全都内迁至中西部,其底子一直很弱。 所以,尽管当时厦门设立特区已8年,城市基本面仍十分落后,“一到晚上万籁俱寂、没有什么车流”,这场景刻在了老韩脑里三十年。 而且那个时候,台湾身居亚洲四小龙之首,经济蒸蒸日上。高雄在台湾第一个成立加工出口区,顺利搭上时代的快车,成为远东航运中心,稳居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枢纽港,生意繁忙的很。 对当时的韩国瑜来说,厦门简直就是一片不毛之地。 可是转眼一瞬间。厦门的GDP为4791亿,而高雄仅有4095亿元。厦门港在全球范围内排名第14位,而高雄港落后到了第15名! 在厦门行的第一站厦门国际邮轮母港,老韩听到厦门港拥有全自动化港口时,不禁露出了惊叹的表情。 高雄啊高雄,你太不争气了! 02 台湾的政治格局一直是“北蓝南绿”。有人形容说,高雄挖地三尺都是绿色。 就是这样一个地方,韩国瑜却能靠着一张嘴一瓶矿泉水,单枪匹马打下江山,这是为什么呢? 无他,就是因为老韩踩中了国运的历史进程——大陆崛起,间接送给了韩国瑜一张高雄市长的门票券。 2001年入世之后,大陆凭借廉价劳动力和土地,一跃成为世界工厂,堪称全亚洲的经济火车头。 背靠超10亿人的庞大市场,大陆沿海港口城市强势崛起,上海、宁波、深圳、青岛、天津、大连成为新的远东航运中心。当初走高雄的货物,很多都改走大陆了。加上意识形态的对立,民进党下的高雄跟大陆经济合作长期受阻,来自大陆中转业务很少,没能受到大陆辐射。于是,高雄从一个远东主流干线港口差点沦为一个支线港。 随着大陆的经贸开放,整个台湾的传统产业加速外迁,高雄的经济腹地增长停滞。石化、钢铁、造船为主的重工业也转型艰难,产业结构单一,污染严重,就业机会少不断打击高雄人民。 从谷歌卫星地图来看,高雄的产业支柱甚是清晰 按韩国瑜的话说,是“高雄又老又穷,各行各业萧条的不得了”。 所以,高雄的年轻人不得不开始背井离乡。据说高雄有40-50万人北漂到台湾最后的希望之光“大台北”。那里,有亚洲硅谷雏形的科技走廊,有高大上的金融岗位,也有15年不吃不喝都买不起的高房价。 高雄市政府民政局数据显示,2011 年至 2017 年期间,高雄市总人口数仅增加 2442 人,平均每年增加不到 400 人,市中心地区甚至是负增长。 民进党的无能,就是韩国瑜的机会。一句“货卖得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激起了高雄人的强烈共鸣。 韩国瑜能拿下最多的选票,背后也有大陆重塑东亚经济格局的因素影响。 03 台湾的未来,很困惑。 1987年,台湾解除戒严令,两岸关系晦暗不明,37岁的郭老板冒着被银行制裁抽走银根的危险,跨过浅浅的海峡来到深圳西乡,建了生产电脑插件的“海洋厂”。 这是第一家跨越台湾海峡、在大陆开设工厂的台企。 郭台铭后来回忆说,他当初靠岸时,大陆生产易拉罐勾环,十次就要拉断二三回,台湾只有一回。 如今,台湾能够全面碾压大陆的科技实力,集成电路是最突出的一个。 这里有世界第一的晶圆代工产业,世界第一的封装测试产业。集成电路产业成为台湾最最重要的支柱性产业,一家台积电的营收,就能占台湾制造业产值的20%(2016年数据);一家台积电的市值,就能占台湾股票市场近20%的权重。 然而,这也意味着整个台湾经济,在全球产业链上极为脆弱。 台积电,这个全球第一大芯片代工制造商,最大客户是苹果。鸿海,这个全球最大电子代工制造商,主要客户也是苹果。苹果销量一波动,台湾经济都要抖一抖。 作为一个典型的“浅碟子经济体”,台湾受限于有限的市场、资源、土地,很依赖于外部经济。一旦全球大环境下行,经济就容易遭受重创。 但是,台湾要走出这种困境,谈何容易? 根据福建社会科学院统计,2000 年以来中国台湾地区政党轮替三次,换了 14 任“行政院长”,改组“内阁”逾 20 次,所任命的“部长”更超过 150 位。在这样一个纷乱的政治环境中,蓝绿对抗、内部消耗极其严重,执政者哪有精力去投入经济建设? 过去的二十年,不仅是日本失去的二十年,也是台湾失去的二十年—— 根据台劳动主管部门统计,2000-2016 年台湾大学生毕业后平均起薪为26k-28k(人民币6000元上下),长达 17 年起薪几乎零增长。 如何让台湾的集成电路产业走出“代工”,往行业上游攀升,立于掌握最高话语权的不败之地;如何让生物制药等新兴产业兴起,扩大产业结构多元化;如何消除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给与台湾青年更多的上升空间,成为下一任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的重任。 重工业的高雄,只依托一个狭小的台湾,成不了世界超级大港。 IC业的台湾,只依托于2300多万的人口和9489/k㎡、仅相当于一个台州的平原面积,也很难成为下一个韩国、下一个日本。 不管2020年谁能当选,最大的议题都必须是:首先,如何让台湾融入大陆经济圈,分享大陆发展的红利;接着,提升台湾的全球竞争力。 今年3月,老韩带队走访大陆,从香港过澳门的时候走的是港珠澳大桥,这是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技术难度堪称人类迄今为止最为复杂的一项工程。大陆攻克了这座珠穆朗姆峰,硬生生将相隔几十公里的香港、澳门连在了一起。 其实,这只是第一步。早在2016年公布的十三五规划纲要中,中央就规划了北京—台北高铁,而更早的“十二五规划”则规划了“京台高速公路”。 不知道韩国瑜在走在港珠澳大桥上的时候,内心是怎样一种滋味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智谷趋势(ID: zgtrend),作者:智谷君

文章推荐:

«   2019年9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文章归档